人为智能带来艺创新时期,人工智能嵌入艺术彰

在“人工智能”概念诞生六十年后的今天,相关技术在艺术应用层面也日趋成熟。我们能够借助辅助传感器用意念控制画笔,用深度神经网络模型将面部素描转换成高清真人照,也可以把风景照转换成某种风格的绘画作品。伴随着人工智能的兴起,当代艺术正在放低门槛向大众发出邀约,无论你的专业程度如何,都无需再错过转瞬即逝的灵韵。我们可以使用平板绘画软件,用手指触觉引导数字艺术程序作画,任意择取各种形式的线条和色彩,模仿各类造型艺术的效果。

在“人工智能”概念诞生六十年后的今天,相关技术在艺术应用层面也日趋成熟。我们能够借助辅助传感器用意念控制画笔,用深度神经网络模型将面部素描转换成高清真人照,也可以把风景照转换成某种风格的绘画作品。伴随着人工智能的兴起,当代艺术正在放低门槛向大众发出邀约,无论你的专业程度如何,都无需再错过转瞬即逝的灵韵。我们可以使用平板绘画软件,用手指触觉引导数字艺术程序作画,任意择取各种形式的线条和色彩,模仿各类造型艺术的效果。

人类在拥有了人工智能这种高端媒介之后才有可能从事与之相适应的社会活动,包括艺术创作及其传播。对社会而言真正有意义、有价值的“讯息”不是各个时代媒介传播的内容,而是各个时代所使用的媒介技术的性质及其所反映出的未来变革的可能性,美学领域亦如此,而科技创新的原欲和动力就是艺术。

2015年,谷歌开始用算法挑战人类的审美极境,将其图像生成、归类和整理的人工智能技术“进入神经网络”(Inceptionism)开源化,创造出“Deep Dream”艺术生成器。它能够随机选择一层神经网络对一张特定图片进行给定次数和变形程度的重复处理,客户上传带有自己鲜明风格的图片,机器则利用深度学习技术自动识别轮廓、纹理、笔触等复杂细节,并进行解构与重构,无需人工指令和调试,自动编写具有审美意义的适应度函数,创造性地生产出一幅客户选定主题、带有强烈个人特色的经典画作。如果客户有需要,也可以选择将自己的风格与某位艺术家的画风进行嫁接,形成奇妙的混搭效果,在艺术特征的迁移上实现对弗洛伊德“投射”效应和立普斯“移情”效应聚合化的更高显现。由微软等公司赞助的“下一个伦勃朗”计划,则运用面相识别算法对其已知画作进行精密解析,并3D打印出全新的“伦勃朗作品”,延展了大师的艺术生命。

人工智能;艺术创作;新时代

在“人工智能”概念诞生60年后的今天,相关“黑科技”在艺术应用的层面也日趋成熟。我们已经能够借助辅助传感器用意念控制画笔,甚至用深度神经网络模型将面部素描转换成高清真人照,反过来也可以把风景照转换成某种风格的绘画作品。2015年,国家发改委出台“互联网 ”行动计划,将人工智能列为11大关键领域的行动计划之一;2016年,谷歌、脸书、IBM、亚马逊和微软宣布成立人工智能联盟,开始全面主导创意产业的各个领域。2017年,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首次将“人工智能”写入国家战略。在人工智能与经济社会同频共振的趋势下,智慧型艺术商业将会极大地满足人类对日常生活审美化的憧憬,也必将为人类创造出一个美丽新世界。

艺术创作始于预成图式与描绘技术,两者缺一不可,大众即使有再好的理想蓝图,如果缺乏相应技术,也无法对其进行审美表现。当下人工智能则充当了两者之间的桥梁和纽带,深刻地回应了贡布里希《艺术的故事》开篇所言的“没有艺术这回事,只有艺术家而已”。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精英对艺术的垄断宣告终结,以往没有资格自称“艺术家”的大众能够借助智能工具,自如地表现心中的图像,成为在场的“制作者”和“创造者”。

在“人工智能”概念诞生六十年后的今天,相关技术在艺术应用层面也日趋成熟。我们能够借助辅助传感器用意念控制画笔,用深度神经网络模型将面部素描转换成高清真人照,也可以把风景照转换成某种风格的绘画作品。伴随着人工智能的兴起,当代艺术正在放低门槛向大众发出邀约,无论你的专业程度如何,都无需再错过转瞬即逝的灵韵。我们可以使用平板绘画软件,用手指触觉引导数字艺术程序作画,任意择取各种形式的线条和色彩,模仿各类造型艺术的效果。

艺术制作全新空间

当人工智能刚刚介入写作领域的时候,作家们惊呼语言艺术将因此消亡,然而它所引发的网络文学和创意写作的繁荣却让我们受益无穷。视觉艺术家关注着智能绘画软件的诞生和成长,未来我们还要推动智能音乐创作产业的发展,全面满足大众文艺创作的需求。歌手泰琳·萨顿推出的《我是人工智能》,是世界上第一张由人工智能制作的高水准音乐专辑。谷歌的最新成果则通过深度神经网络,为每一门乐器建立特定矢量,创造出可以随意设置各种乐器音色比例的混响乐音。下一代人工智能将实现感官、心灵、伦理三重沉浸的智能型艺术,突破从场域到心域的次元壁,重塑艺术的边界。

2015年,谷歌开始用算法挑战人类的审美极境,将其图像生成、归类和整理的人工智能技术“进入神经网络”(Inceptionism)开源化,创造出“Deep Dream”艺术生成器。它能够随机选择一层神经网络对一张特定图片进行给定次数和变形程度的重复处理,客户上传带有自己鲜明风格的图片,机器则利用深度学习技术自动识别轮廓、纹理、笔触等复杂细节,并进行解构与重构,无需人工指令和调试,自动编写具有审美意义的适应度函数,创造性地生产出一幅客户选定主题、带有强烈个人特色的经典画作。如果客户有需要,也可以选择将自己的风格与某位艺术家的画风进行嫁接,形成奇妙的混搭效果,在艺术特征的迁移上实现对弗洛伊德“投射”效应和立普斯“移情”效应聚合化的更高显现。由微软等公司赞助的“下一个伦勃朗”计划,则运用面相识别算法对其已知画作进行精密解析,并3D打印出全新的“伦勃朗作品”,延展了大师的艺术生命。

许多艺术家面对这种趋势内心可能充满彷徨和无奈,但人工智能无穷无尽的联想和创造力又让人叹为观止,至少它可以营造出古典时代无法想象的公共教育环境。人工智能的最终目的并非取代艺术家,而是为其提供工具使之能够以全新的方式去创造艺术。

未来的人工智能研究试图深入探究人脑中产生语义的布若卡氏区和解析语义的韦尼克区,来搞清楚人脑的语言处理机制,从而促使机器主动发现和捕捉信息,并且通过提高硬件传输速度、分辨率及稳定性,来增强计算机运算能力。这项研究可能将使人工智能逐渐拥有灵感、预知、本能、直觉、自尊、情绪、潜意识、性格、创意等以往仅属于人类的感性认知结构。艺术这块原本为人类专属的领地,也会被人工智能所侵袭,但这种发展所遵循的正是“天才并不意味着天生如此,它也必须依赖大量的后天经验”这个现代性判断。“习得”成为深度学习的理论依据,人性亦是经验的产物,智能开发的目标不是片面追求效率。当这个愿景实现之时,艺术创作将是人类对抗人工智能的“最后一座堡垒”的传统性判断将失效。日本数字艺术家猪子寿之及其TeamLab团队打造出的拟像化“超真实”自然景观令人惊叹,它有别于法国后现代理论家让·波德里亚的悲观主义视角,并非导向忧郁的冷记忆,而是透发着温暖的正能量。

www.88807.com,艺术创作始于预成图式与描绘技术,两者缺一不可,大众即使有再好的理想蓝图,如果缺乏相应技术,也无法对其进行审美表现。当下人工智能则充当了两者之间的桥梁和纽带,深刻地回应了贡布里希《艺术的故事》开篇所言的“没有艺术这回事,只有艺术家而已”。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精英对艺术的垄断宣告终结,以往没有资格自称“艺术家”的大众能够借助智能工具,自如地表现心中的图像,成为在场的“制作者”和“创造者”。

伴随着人工智能的兴起,当代艺术正在放低门槛向大众发出邀约,无论你的专业程度如何,都可以一试身手。我们可以使用平板绘画软件,用手指触觉引导数字艺术程序作画,任意择取各种形式的线条和色彩,模仿各类造型艺术的效果。2010年,英国智能设计大师戴密斯·哈萨比斯创建了“Deep Mind”,其目标是通过开发强大的通用算法并融入人工智能系统,确保机器能够进行自我学习,比如在程序中加入图形处理单元使机器快速学会如何玩电子游戏。另外,以往的经典科幻电影中有关人工智能的描述,其实也并不符合走向未来的社会美学。

人工智能全面侵入社会领域,回应了半个多世纪前麦克卢汉所提出的“媒介即信息”。人类在拥有了人工智能这种高端媒介之后,才有可能从事与之相适应的社会活动,包括艺术创作及其传播。对社会而言,真正有意义、有价值的“信息”不是各个时代媒介传播的内容,而是各个时代所使用的媒介技术的性质及其所反映出的未来变革的可能性,美学领域亦如此。

当人工智能刚刚介入写作领域的时候,作家们惊呼语言艺术将因此消亡,然而它所引发的网络文学和创意写作的繁荣却让我们受益无穷。视觉艺术家关注着智能绘画软件的诞生和成长,未来我们还要推动智能音乐创作产业的发展,全面满足大众文艺创作的需求。歌手泰琳·萨顿推出的《我是人工智能》,是世界上第一张由人工智能制作的高水准音乐专辑。谷歌的最新成果则通过深度神经网络,为每一门乐器建立特定矢量,创造出可以随意设置各种乐器音色比例的混响乐音。下一代人工智能将实现感官、心灵、伦理三重沉浸的智能型艺术,突破从场域到心域的次元壁,重塑艺术的边界。

2015年,谷歌开始用算法挑战人类的审美极境,将其图像生成、归类和整理的人工智能技术“进入神经网络”(Inceptionism)开源化,创造出“Deep Dream”这个仿佛来自“盗梦空间”的艺术生成器。它能够随机选择一层神经网络对一张特定图片进行给定次数和变形程度的重复处理。客户上传带有自己鲜明风格的图片,机器则利用深度学习技术自动识别轮廓、纹理、笔触等复杂细节并进行解构与重构,无需人工指令和调试自动编写具有审美意义的适应度函数,创造性地生产出一幅客户选定主题、带有强烈个人特色的经典画作。如果客户有需要,也可以选择将自己的风格与所喜欢的某位艺术家的画风进行嫁接,形成奇妙的混搭效果,在艺术特征的迁移上实现对弗洛伊德“投射”效应和立普斯“移情”效应聚合化的更高显现。由微软等公司赞助的“下一个伦勃朗”计划,运用面相识别算法对其已知画作进行精密解析并3D打印出全新的“伦勃朗作品”,无限地延展了艺术家的艺术生命。

人工智能嵌入艺术,诠释了艺术史家贡布里希所言,没有预成图式就没有艺术。艺术是技术进步的体现,而非某个时代和地区的表征。人是最重要的,技术是人的延伸,照此逻辑我们可以说,艺术家是最重要的,人工智能作为媒介是艺术家的延伸。只有艺术主动参与人工智能的发展进程,这种延伸才是人类自我的,否则就有可能成为异己。因此,艺术家大可不必担忧和畏惧人工智能会取代一切,因为我们仍然葆有对美的最高认知以及思考问题的深刻性,并且借助人工智能来回应社会对具体问题的关注,最终提供有效的解决方案。同时,高度智慧化的艺术情境亦是人类更好认识自身的一面镜子,它也会在艺术大众化的浪潮中凸显出科技的哲学价值。在人工智能与经济社会同频共振的趋势下,智慧型艺术商业将极大满足人类对日常生活审美化的憧憬,也将为人类创造出一个美丽新世界。

未来的人工智能研究试图深入探究人脑中产生语义的布若卡氏区和解析语义的韦尼克区,来搞清楚人脑的语言处理机制,从而促使机器主动发现和捕捉信息,并且通过提高硬件传输速度、分辨率及稳定性,来增强计算机运算能力。这项研究可能将使人工智能逐渐拥有灵感、预知、本能、直觉、自尊、情绪、潜意识、性格、创意等以往仅属于人类的感性认知结构。艺术这块原本为人类专属的领地,也会被人工智能所侵袭,但这种发展所遵循的正是“天才并不意味着天生如此,它也必须依赖大量的后天经验”这个现代性判断。“习得”成为深度学习的理论依据,人性亦是经验的产物,智能开发的目标不是片面追求效率。当这个愿景实现之时,艺术创作将是人类对抗人工智能的“最后一座堡垒”的传统性判断将失效。日本数字艺术家猪子寿之及其TeamLab团队打造出的拟像化“超真实”自然景观令人惊叹,它有别于法国后现代理论家让·波德里亚的悲观主义视角,并非导向忧郁的冷记忆,而是透发着温暖的正能量。

技术与审美的桥梁

(作者单位:浙江同济科技职业学院艺术系)

人工智能全面侵入社会领域,回应了半个多世纪前麦克卢汉所提出的“媒介即信息”。人类在拥有了人工智能这种高端媒介之后,才有可能从事与之相适应的社会活动,包括艺术创作及其传播。对社会而言,真正有意义、有价值的“信息”不是各个时代媒介传播的内容,而是各个时代所使用的媒介技术的性质及其所反映出的未来变革的可能性,美学领域亦如此。

一切的艺术创作都是从预成图式与描绘技术开始的,两者缺一不可,普通人哪怕有再好的理想蓝图,但苦于技术的欠缺而无法进行审美表现;而当下人工智能充当了两者之间的桥梁和纽带,深刻地回应了贡布里希《艺术的故事》开篇所言“没有艺术这回事,只有艺术家而已”。在高科技发展到人工智能的今天,古典时代精英对艺术的垄断宣告终结,普通大众未来也能够借助智能工具自如地运用技术来表现心中的完美图像,成为在场的“制作者”和“创造者”。想当年,当人工智能刚刚介入写作领域的时候,有些作家惊呼语言艺术将因此消亡,然而它所引发的网络文学和创意写作的繁荣却是事实。智能绘画软件的诞生和成长同样将带来不一样的景象,未来智能音乐创作产业也将取得突破,全面满足大众对艺术的文化需求。You Tube歌手泰琳·萨顿推出的《我是人工智能》,是世界上第一张由人工智能制作的高水准音乐专辑。谷歌的最新成果则是通过深度神经网络为每一门乐器建立特定矢量,创造出可以随意设置各种乐器音色比例的混响乐音。而下一代的人工智能将实现感官、心灵、伦理三重沉浸的智能型艺术,突破从“场域”到“心域”的次元壁,历史性地重塑“艺术”的边界。

人工智能嵌入艺术,诠释了艺术史家贡布里希所言,没有预成图式就没有艺术。艺术是技术进步的体现,而非某个时代和地区的表征。人是最重要的,技术是人的延伸,照此逻辑我们可以说,艺术家是最重要的,人工智能作为媒介是艺术家的延伸。只有艺术主动参与人工智能的发展进程,这种延伸才是人类自我的,否则就有可能成为异己。因此,艺术家大可不必担忧和畏惧人工智能会取代一切,因为我们仍然葆有对美的最高认知以及思考问题的深刻性,并且借助人工智能来回应社会对具体问题的关注,最终提供有效的解决方案。同时,高度智慧化的艺术情境亦是人类更好认识自身的一面镜子,它也会在艺术大众化的浪潮中凸显出科技的哲学价值。在人工智能与经济社会同频共振的趋势下,智慧型艺术商业将极大满足人类对日常生活审美化的憧憬,也将为人类创造出一个美丽新世界。

当然,在为人工智能的发展感到欣慰和喜悦的同时,我们却仍然需要小心防范高技主义对人文艺术的过度占位和戕害。假使人工智能最终导致艺术家失语、退场和缺席,那么艺术性也就随风而逝了。

(作者单位:浙江同济科技职业学院艺术系)

未来的人工智能研究将试图深入探究人脑中产生语义的布若卡氏区和解析语义的韦尼克区来搞清楚人脑的语言处理机制,从而促使机器主动发现和捕捉信息,并且通过提高硬件传输速度、分辨率及稳定性来增强计算机运算能力。这项研究也必定会进一步突破人工智能只能够不断接近人类理性认知结构的局限,而逐渐拥有灵感、预知、本能、直觉、自尊、情绪、潜意识、性格、创意等以往仅属于人类的感性认知结构。艺术原本被划定为人类专属的领地,也会被人工智能的发展进程所侵袭。

作者简介

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网络社会研究所,就致力于通过对流动空间、实质空间互馈生产的研究,探索媒介融合语境下分化重组的新社会关系、产业技术、情感认同与审美表现,致力于培养具有介入网络文化生产能力的资讯媒体运营与当代艺术策展的管理—创作型跨界人才,逐步形成“由未来想象推定今日实践”等关键议题,倾力打造中国未来在信息社会与当代艺术、文化思潮与全球行动领域的学术高地。

姓名:张苗 工作单位:浙江同济科技职业学院艺术系

人工智能在社会各领域的发展,生动地回应了半个多世纪前麦克卢汉所提出的“媒介即讯息”这一理论。人类在拥有了人工智能这种高端媒介之后才有可能从事与之相适应的社会活动,包括艺术创作及其传播。对社会而言真正有意义、有价值的“讯息”不是各个时代媒介传播的内容,而是各个时代所使用的媒介技术的性质及其所反映出的未来变革的可能性,美学领域亦如此,而科技创新的原欲和动力就是艺术。希腊文“”(后衍变成“téchnē”)就包含了今日英语中的“technology”“craft”“art”三层意思,分别对应“术匠”“艺匠”“哲匠”。人工智能嵌入艺术,也生动地诠释了艺术史家贡布里希所言:没有预成图式就没有艺术。艺术是技术进步的体现,而非某个时代和地区的表征。只有艺术主动参与人工智能的发展进程,这种延伸才是人类自我的,否则就有可能成为异己。因此,艺术家大可不必担忧和畏惧人工智能会取代一切,因为我们仍然葆有对美的最高认知以及思考问题的深刻性,并且借助人工智能来回应社会对具体问题的关注,最终提供有效的解决方案。同时,高度智慧化的艺术情境亦是人类更好地认识自身的一面镜子,在发展中凸显出科技的哲学价值。

(本文系陕西省社科基金项目“互联网 时代的艺术生产——基于‘人文城市’与‘智慧城市’的互动视角”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浙江同济科技职业学院艺术系)

作者简介

姓名:张苗 工作单位: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网站注册发布于www.88807.com,转载请注明出处:人为智能带来艺创新时期,人工智能嵌入艺术彰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