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和高田市非遗保护宗旨解读北昆申报,种种性

The Community on the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Protection: Meaning,Diversity and Its Relation with Government Power

正在肯尼亚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人类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名录》的候选名单中因为包括中国的京剧、中医针灸等而备受关注。据了解,结果即将于北京时间明后天揭晓,其中京剧将非常有望成为继中国昆曲、古琴等项目之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收录在“非遗名录”之下。京剧是如何“申遗”的?记者采访了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千容处长,由她来答疑解惑。

乌鲁木齐在线讯经在内罗毕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11月15日审议通过,《麦西热甫》被列入“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作者简介:安德明,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民间文学室研究员、室主任,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电邮:andm@cass.org.cn。北京 100732

京剧与昆曲如何区分?

昨日,自治区文化厅已接到国家文化部电话,共有3个中国申报项目被批准列入本批“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除了《麦西热甫》,还有《中国水密隔舱福船制造技艺》及《中国活字印刷术》入选。

原发信息:《西北民族研究》2016年第20164期

“非遗名录”收录的是那些在社区或群体的努力保护下,生存能力仍然受到威胁的文化遗产,目前已收录了77个国家的166项遗产的《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将在近日公布新的项目后得到进一步扩充。

新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主任李季莲介绍,麦西热甫流传于新疆各维吾尔族聚集地区,由于地域或功能的不同,其表现形态丰富而多样,是实践维吾尔人传统习俗和展示维吾尔木卡姆、民歌、舞蹈、曲艺、杂技、口头文学等的主要文化空间,是民众传承和弘扬伦理道德、民俗礼仪、文化艺术等的主要场合,是维吾尔民俗活动的重要部分。

内容提要: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发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运动中的核心概念之一,“社区”是被理解为可以与“传承人”相互置换的一个概念来加以强调的,对社区在非遗保护中的参与、知情乃至引领权利的强调,体现了UNESCO力图通过文化的保护来保护普通人的权益的根本目标。每个社区都具有非均质的、多样性的特点,社区成员在传承和实践非遗项目的过程中,往往存在着“作为非遗知识保存者的实践者”同“单纯实践者”之间的不同和相互协作,他们通过不同的分工,共同促成了相关非遗项目的延续与实施。社区内部的差异性,加上不同国家文化传统、政治形态和经济条件等方面的不同,使得具体的非遗保护实践可能很难避免政府力量主导的情况,但这并不应该成为参与非遗保护的任何国家或地区忽视社区参与和引领的理由,相反,政府力量应该以一种“文化对话”的态度,尽量克服具体实践过程中强势干预的立场,最终促成非遗保护中社区主导的局面,并为普通人的全面发展作出切实的贡献。

京剧虽然是我国的国粹,但京剧与昆曲、河北梆子及很多戏曲形式的差异在哪里,可能很多百姓都说不清楚。那么如何让国外评审搞明白京剧的独特性,使京剧顺利申遗成功就是此次申报的重点。据千容处长介绍,京剧申报的工作已经持续了一年多,最开始请了一些京剧专家来完成申报书,后来发现申报书虽然将京剧介绍写得非常精彩,但其中“过度技术性描述”并不符合申报书的标准。经过几番修改,京剧申报书在“京剧成为遗产的确认和定义”、“京剧的保护措施”、“京剧将如何发展”等问题上作了重点阐述,终于让这份最终的“京剧申报书”成为既让京剧内行认可,又让京剧外行一目了然的完整材料。

李季莲说,去年自治区启动了《麦西热甫》申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工作,并成立文本撰写小组和申报片剪辑小组。此前,新疆已有两项目列入联合国“非遗”名录,分别是《中国新疆维吾尔木卡姆艺术》和柯尔克孜族英雄史诗《玛纳斯》。

关键词:非物质文化遗产/社区/作为非遗知识保存者的实践者/单纯实践者/文化对话

国粹京剧为何成遗产?

“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是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03年通过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设立的,它与“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的主要区别在于列入此名录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指那些尽管在社区或群体的努力保护下,存续状况仍然受到威胁的文化遗产,申报国家需要承诺制订专门的保护计划。

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发起和引导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中,“社区”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概念,仅就教科文组织对缔约国在申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等项目时的要求来看,对社区知情和社区参与的强调,就是贯穿始终的基本原则。作为UNESCO非遗审查机构中国民俗学会的非遗评审专家,笔者在评审2015和2016两个年度一些国家提交的“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和“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申报书的过程中,对这一点有十分深刻的体会——有些申报国的申报文件,尽管陈述论证十分完备周详,所申报的文化事象也格外引人注目,但由于申报书在各个相应环节未能体现非遗项目传承人与社区的参与及引领信息,结果只能按规则建议退回或否决了。

在很多人心目中,京剧的发展现状还是不错的,至少比起昆曲全国从业人员不足800人的现状是好很多的,离“遗产”的距离似乎还远得很。包括有些网站还发起了“你同意京剧是非遗的说法吗?”的调查,认为京剧申遗没有必要。

忧虑:麦西热甫传承面临严重威胁

有感于这种看似“苛刻”的评审要求,结合对相关理论成果与教科文文件的思考,笔者拟在本文中围绕以下内容对社区问题展开讨论:什么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相关的社区?UNESCO强调社区在非遗保护中的核心地位的目的何在?传承某一非遗项目的社区具有什么样的特征?非遗传承社区与政府等外界力量之间具有怎样的联系?在非遗保护已经成为一项融汇多种力量共同参与的综合社会文化运动的形势下,政府力量应如何更好地按照《公约》精神来处理自己与社区之间的互动合作?本文希望通过这些探讨,能够为非遗保护的相关理论研究与实践工作,提供具有一定建设性的参考。

千容处长解释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的两个名录,一个是‘人类口头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之前我们的昆曲、古琴都属于此名录。还有一个名录是‘急需保护的人类口头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我们此次申报的中国的木版活字印刷术和帆船水密舱壁制作工艺,是在这个名录候选名单中。那么京剧申报非遗的依据主要在于这门古老艺术的传承已经超越了百年,强调的是‘传承’。申报京剧不是因为它日渐衰微,而是为了更好地对其进行发展和保护,2001年昆曲成功申遗到现在的发展,成果也是有目共睹的。”

联合国“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收录的是那些在社区或群体的努力保护下,生存能力仍然受到威胁的文化遗产。而麦西热甫被誉为绿洲上的“欢乐颂”和“狂欢节”,新疆有许多维吾尔族群众都会跳麦西热甫,又怎么会濒危呢?

一、“社区”的内涵及非遗保护强调社区地位的意义

对此本报记者专访新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主任李季莲。她说,这是民众对麦西热甫的文化定位产生误解,目前,麦西热甫表面看起来红红火火,实际上其已经被理解成一种歌舞表演形式,严重削弱了其文化内涵。

在UNESCO有关非物质文遗产的一系列政策当中,社区被赋予了极其重要的地位。以《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这一纲领性文件及其多种衍生文件为例,其有关非遗界定、保护计划的制订和实施,以及申请进入各类名录的程序等各个环节的说明,都十分强调社区的核心位置——“各社区、群体,有时是个人”是否把某一项目“视为其文化遗产组成部分”,是决定该项目能否被界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基本前提。①而在实施与保护相关的所有措施的过程中,“社区最大限度的参与”,②以及“将社区、群体或个人,置于所有保护措施和计划的中心”,③则是始终凸显的原则。在UNESCO“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申报表”(以下简称“代表作名录申报表”)和“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申报表”(以下简称“急需保护名录申报表”)当中,这一原则在第三条和第四条中有着尤其明显的体现。这两种申报表的第三条,都是有关保护措施的内容。“代表作名录申报表”第三条要求,申报国必须论述“相关社区、群体或个人如何确保该遗产项目的存续力,过去和现在为此作了哪些努力”,“社区、群体或个人如何参与制定所提出的保护措施,在实施过程中他们又将如何参与”;“急需保护名录申报表”第三条则要求申报国“说明相关社区、群体或个人过去和现在为确保该遗产项目的存续力而付出的努力”,“阐述确保社区、群体或个人全面参与该保护措施的机制。提供尽可能详细的信息,以说明相关社区,特别是实践者,以及他们在实施保护措施的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这里的说明应涵盖两个方面,一则参与其间的社区乃是技术支持和财务资助的受益方,二则社区积极参与了所有活动的规划和实施。”两种申报书的第四条,则都强调申报过程中的社区参与和社区认可,要求说明“相关社区、群体或个人如何积极地参与了准备和编制申报材料的各个阶段”,以及对遗产项目的申报“尊重相关社区、群体或个人的意愿,经其事先知情同意”。而社区对相关申报的知情同意,“既可通过书面或音像形式,也可通过根据缔约国法律制度及相关社区和群体丰富多样性所采取的其他方式予以证明”。举例来说,假如社区成员对他们所传承的某一文化事象,并不期望加以公开或展示,那么,无论这样的事象在外人看来多么古老、多么有价值,都不应该在政府或其他任何外界力量的主持或推动下,把它列入任何一个层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根据新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管理部门的调查,尽管当地政府和民众已采取相应保护措施,但麦西热甫仍然面临严重威胁和巨大风险。目前,麦西热甫由上世纪50年代的100多种减少到现在的30多种。

然而,同对社区的强调形成对比的是,无论是《公约》还是其他相关重要文件,都没有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的“社区”作出明确的定义。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其原因在于“社区很难界定——就像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样,相关社区和群体是动态的。社区和群体的概念还可以因不同的政治语境被不同的人以不同的方式来理解……大部分国家具有文化和民族—语言上的多样性,而且各个国家以不同的方式来对待其多样性……有的国家认可土著社区,有的则不然;那些刚刚度过国内问题困境的国家则更希望关注普遍的认同,而不是内部的差异。”④这种坦诚的表述,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了UNESCO在相关问题上的苦衷:作为国际博弈的平台,它有关非遗保护的各种文件,必须充分考虑和照顾国际政治关系,而不是仅仅满足理论要求;不对“社区”进行界定,是因为其中牵涉到十分复杂多样的现实及相关理解,难于一概而论。

尤其是尤勒瓦斯·依明(喀什人,1924~2003)、卡斯木·艾则孜(吐鲁番人,1936~2006)、阿不都·热扎克(库车人,1938~2008)等杰出的麦西热甫司仪和民间艺人相继去世,其他的大多衰老,能够依照传统规则主持麦西热甫的司仪和优秀的民间艺人寥寥无几,导致麦西热甫的文化形态和内涵产生变异,完整性缺失。

不过,综合UNESCO所发布的多种文件,我们还是能够对“社区”的本质作出这样的解读:尽管社区很难被抽象地界定,但是就非遗保护的语境而言,“它们是直接或者间接地参与相关非遗项目的施行和传承的人”。⑤也就是说,UNESCO强调非遗领域的社区、群体和个人,其最终目的,还是指向那些直接或间接参与某一非遗项目的实践或传承,并以该非遗项目为其文化遗产之一部分的人,“社区”,不过是对这类“人”在不同语境下不同表现形式的一种表述而已。

与此同时,城镇化、现代化迅速改变着民众的生产生活方式,维吾尔族群众自发、有组织的麦西热甫实践活动数量减少,频率降低,变为偶尔或数月举行一次。特别在城镇社区的麦西热甫实践,已不再有木卡姆演唱、杂耍、游戏等丰富内容,仅存自娱性歌舞;麦西热甫最为重要的多样化社会文化功能正在减少、弱化,许多特殊功能的麦西热甫已难见到。

从这个角度来理解社区,我们就可以对UNESCO强调社区重要性的意义有更进一步的认识——非遗保护的最终目标,实际上还是在于保护那些实践和传承相关非遗项目的人,保护这些人对自己文化的自豪感和自主权。这一点,正是UNESCO非遗保护思想和理念先进性的体现。也就是说,就整个保护工程而言,对人的关心要远甚于对文化的重视。通过保护各种各样的非遗项目,突出相关项目传承者对该项目的传承权、主导权,非遗保护最终是要导向提升相对处于弱势地位的大量非遗实践者的地位的目标。

李季莲忧虑的是,麦西热甫的传统样式和社会功能日趋缺失,使该遗产的传承活力迅速减弱,对其存续和可持续发展构成严重威胁。麦西热甫的优秀司仪和民间艺人后继乏人,而年轻人热衷于追求时尚,与传统渐行渐远,使麦西热甫面临传承链条断裂的巨大风险。

保护:六大措施保护麦西热甫传承

在麦西热甫成功申报联合国“非遗”之前,维吾尔刀郎麦西热甫、维吾尔阔克麦西热甫、维吾尔却日库木麦西热甫、维吾尔塔合麦西热甫、维吾尔开依提麦西热甫、维吾尔古力汗麦西热甫等已被列入国家和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此次,麦西热甫入选联合国 “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国政府将继续履行在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领域对国际社会做出的承诺。

根据申报书,未来4年内,针对重建和完善麦西热甫社会传承机制、挖掘和恢复麦西热甫丰富多样的社会文化功能、提高民众特别是青少年参与麦西热甫实践活动的积极性、培养形成麦西热甫司仪和民间艺人的新群体四大目标,坚持政府主导,鼓励社会组织和民众参与,重点采取六大抢救保护措施:

1、建立麦西热甫传承人保护、培养机制,评选代表性传承人并对他们的实践活动予以补助,鼓励他们以师承、办讲习班等形式,培养新的司仪和民间艺人。

2、组织对分布于新疆各地的麦西热甫做补充调查,抢救濒临消亡的麦西热甫实践形式的音像资料,并对调查资料进行全面整理、出版,作为研究的依据、推广的模板。

3、在麦西热甫流传最为集中的区域,分期分批建立文化生态保护区和保护机构,支持和鼓励相关社区定期举办有助于本遗产存续的实践、宣传及交流等活动,使麦西热甫在适应社会转型、变革中保持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环境。

4、建立麦西热甫数据库,开设专门网站,利用现代传媒手段提升麦西热甫的可见度和认知度。

5、举办国内、国际麦西热甫学术研讨会各一次,同时举办中国维吾尔麦西热甫保护成果展,推动对麦西热甫的相关学术研究和理论指导。

6、 招收培养以麦西热甫为研修方向的硕士研究生,造就有利于麦西热甫可持续发展的高级专业人才。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网站注册发布于www.88807.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和高田市非遗保护宗旨解读北昆申报,种种性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