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记者剧中人物转型,新闻机器人

人工智能会给新闻操作方式带来改变,甚至给新闻生产带来颠覆性的变革,但在当前甚至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人工智能还替代不了人类智能,人要学会的是如何更好地利用机器,让机器成为人的辅助工具。

人工智能会给新闻操作方式带来改变,甚至给新闻生产带来颠覆性的变革,但在当前甚至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人工智能还替代不了人类智能,人要学会的是如何更好地利用机器,让机器成为人的辅助工具。

摘要:智媒新闻生产是新型主流媒体的发展趋势,智媒的优势和局限并存。本文着眼机器新闻写作的特点,分析其现存的叙事局限,提出以人为主角地位的“人脑 智能”的四点针对策略。

2017年,谷歌旗下的人工智能围棋程序AlphaGo战胜顶尖棋手柯洁,带给人类巨大的心理冲击,人工智能从少数人书斋里的研究变成了大众的热门话题。在新闻传播领域,“新闻机器人”也像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

新闻机器人;记者;角色转型

关键词:智媒新闻生产;叙事局限;对策

新闻机器人引发生产变革

人工智能会给新闻操作方式带来改变,甚至给新闻生产带来颠覆性的变革,但在当前甚至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人工智能还替代不了人类智能,人要学会的是如何更好地利用机器,让机器成为人的辅助工具。

2009年,世界上第一篇智能机器人写作的新闻报道①,引领新闻媒体进入以智能化驱动的内容生产2.0时代。新闻业界不断探讨智能新闻生产对人类记者的影响。2017年前,业内的观点倾向悲观。比如,2015年一则新闻杀手“鹅毛笔”的报道认为:“一旦写作软件找到重新组合的思路,那些仍然将新闻写作称为艺术的家伙都将失业。” ②此事挑起了人类会被智能写作软件取代的隐忧。这是人类对智能写作未知发展前景的不安全感和愚昧的自卑表现。

“新闻机器人”是计算机辅助新闻写作的一种拟人化表述方式。徐曼认为,“新闻机器人”本质上是“运用算法对输入或搜集的数据自动进行加工处理,从而自动生成完整新闻报道的一整套计算机程序”。作为计算机程序,“机器人写作”是模块化、结构化的,生产过程是标准化的,其工作机理正如史安斌等人所言,是“模板填充式”的,即“对所搜集的数据进行模式化的加工,将目标数据文本‘嵌入’已有的模板”。

2017年,谷歌旗下的人工智能围棋程序AlphaGo战胜顶尖棋手柯洁,带给人类巨大的心理冲击,人工智能从少数人书斋里的研究变成了大众的热门话题。在新闻传播领域,“新闻机器人”也像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

2017年后,智媒新闻生产技术逐渐推广使用,随着神秘面纱的揭开,智媒的优势和局限并存,人类记者开始对它进行更多的了解及思考。如何利用优势和规避不足,让智媒新闻写作成为“人的延伸”,如何积极迎接人工智能的挑战,做到人机协作,更高效、更迅速地推进新闻报道,成为当下的热门话题。过于悲观的判断——智能新闻生产会让人类“下岗”,或者盲目乐观放大智媒新闻生产的缺点,认为它无法超越人类,都不是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正确态度。

与传统新闻生产相比,“新闻机器人”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优势:一是标准化生产解放了劳动生产力,将新闻记者从传统新闻生产的采访、写作、编辑、排版、校对、发布等程式化环节中解放出来,极大地节省了新闻生产过程中耗费的人力、物力、财力和时间。二是个性化资讯配置满足用户需求,通过对海量内容的智能化标签与聚合匹配,实现精准推送。三是智能化处理提升了新闻价值,新闻的时效性、准确性、地理与心理的接近性均大为增强。四是全天候工作模式降低了新闻生产的成本,只要“算法程序”正常,它就可以无休止地一直工作下去。

新闻机器人引发生产变革

回首新闻传播业的曲折发展史,人类敢于迎接挑战、不断借助媒介发展自我的进化精神是最耀眼的闪光之处。所以我们应该静下心来,理性看待智媒新闻生产在叙事方面的形式和局限,并梳理对策,用科学、发展的眼光服务用户,抓住即将到来的时代机遇。

人工智能新闻生产的局限

“新闻机器人”是计算机辅助新闻写作的一种拟人化表述方式。徐曼认为,“新闻机器人”本质上是“运用算法对输入或搜集的数据自动进行加工处理,从而自动生成完整新闻报道的一整套计算机程序”。作为计算机程序,“机器人写作”是模块化、结构化的,生产过程是标准化的,其工作机理正如史安斌等人所言,是“模板填充式”的,即“对所搜集的数据进行模式化的加工,将目标数据文本‘嵌入’已有的模板”。

一、智媒新闻生产的形式

根据钟义信在《人工智能:概念·方法·机遇》(《科学通报》2017年22期)中的界定,人类智能包括依赖于“目的、知识、知觉、临场感、理解力、想象力、灵感、顿悟和审美能力等内秉品质”的“隐形智能”和依赖于“获取信息、提炼知识、创生策略和执行策略等外显能力”的“显性智能”。人工智能对人类智能的模拟主要在“显性智能”方面,而新闻生产中那些创意性强、情感性浓的非标准化生产环节,如角度选取、深度采访、细节描绘、情感拿捏等“隐形智能”方面,则很难被人工智能替代。因此,人工智能新闻生产存在着局限。

与传统新闻生产相比,“新闻机器人”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优势:一是标准化生产解放了劳动生产力,将新闻记者从传统新闻生产的采访、写作、编辑、排版、校对、发布等程式化环节中解放出来,极大地节省了新闻生产过程中耗费的人力、物力、财力和时间。二是个性化资讯配置满足用户需求,通过对海量内容的智能化标签与聚合匹配,实现精准推送。三是智能化处理提升了新闻价值,新闻的时效性、准确性、地理与心理的接近性均大为增强。四是全天候工作模式降低了新闻生产的成本,只要“算法程序”正常,它就可以无休止地一直工作下去。

智媒即智慧媒体,是利用情景感知计算,分析信息消费者的环境、行为和偏好,提供与用户需求相匹配的内容、产品和服务,以提升消费者的用户体验。其特征为:第一,以互联网、大数据为技术支撑的新闻生产全线智能化;第二,多终端全天候覆盖,可以满足用户时间碎片化需求;第三,情景感知、分析用户,提供个性化服务。

一是“广度”局限。在大数据背景下,“新闻机器人”只是对现有的巨量数据进行分析、统计,根据模板生成新闻文本。一方面,它无法覆盖所有新闻报道领域,报道主题有限、层次偏低。喻国明等指出,“新闻机器人”的写作“主要集中于体育赛事、财经报道、突发事件等高数据密度、高信息透明度、低语境的新闻报道中。这类报道往往简单而程式化,属于新闻生产中层次较低的产品”。另一方面,它无法覆盖所有新闻报道体裁,只擅长简讯、快讯等消息类体裁的写作,对涉及人物情感、细节较多的新闻通讯,需要克服障碍进行深入采访的深度报道,以及需要作出价值判断的新闻评论等体裁,“新闻机器人”还鲜有涉猎。

人工智能新闻生产的局限

智媒新闻生产主要从事机械性、程式化的工作。它的快速反应和大数据分析能力,在突发新闻和财经新闻的报道方面,可以弥补人类身体的局限。而另一方面,它的创造性新闻采访能力和逻辑思考“进化”到人类水平,还有漫长的道路。现有的智能新闻生产形式以“粒子化”和模块化为主。

二是“深度”局限。新闻生产过程中的“采”与“写”几乎不分家,而“新闻机器人”的写作过程则缺失了采访这一环。与专业记者相比,“新闻机器人”缺乏现场感、缺乏灵感与顿悟、缺乏价值判断能力,无法对复杂的事实进行调查核实,难以驾驭解释性报道、批评性报道等需要深度解读的新闻体裁。特别是在“碎片化”阅读时代,用户还希望了解新闻事件背后深层次的背景与原因,这些工作的完成都需要有经验和阅历的记者来进行,仅仅靠“计算机程序”根本完成不了这些深层次的工作。鲁烨在《机器人记者在发酵》(《中国传媒科技》2015年3期)中曾这样直观地描述“新闻机器人”的局限:当美国体育联会要求“想办法让软件在队伍失利的情况下也能写出赞扬队员们表现的文章”时,机器人却无能为力,“写不出‘虽败犹荣’这样的话”。

根据钟义信在《人工智能:概念·方法·机遇》(《科学通报》2017年22期)中的界定,人类智能包括依赖于“目的、知识、知觉、临场感、理解力、想象力、灵感、顿悟和审美能力等内秉品质”的“隐形智能”和依赖于“获取信息、提炼知识、创生策略和执行策略等外显能力”的“显性智能”。人工智能对人类智能的模拟主要在“显性智能”方面,而新闻生产中那些创意性强、情感性浓的非标准化生产环节,如角度选取、深度采访、细节描绘、情感拿捏等“隐形智能”方面,则很难被人工智能替代。因此,人工智能新闻生产存在着局限。

“粒子化”生产模式。即在每一篇文章中,对可能被重复利用的每个知识进行编码,使其成为一个“粒子”。文章发布后可以很方便地把“粒子”检索与提取出来引入到新的文章中③。“粒子化”生产模式适用于新闻报道的生产。新闻的六要素就是“粒子”,再根据时间节点和标志性事件,可以通过超链接扩大为“粒子系”,丰富新闻报道的信息量。

三是“温度”局限。在新闻价值要素中,趣味性、人情味是“新闻机器人”的短板,“新闻机器人”不具备人身上独有的生活气息,缺乏与人打交道的能力,即便可以发出采访提纲,也无法掌握被采访者的意图和微妙情绪,难以完成一篇“有温度”的新闻报道。相反,一名具备很强新闻敏感度的新闻记者,可以根据自己的经验和阅历,从小处着手,从平凡的事件和小细节中发现有价值、有温度的新闻,挖掘事件背后的人情冷暖与人文情怀。正如伦敦大学创新计算专业教授西蒙·科尔顿(Simon Colton)所说:“如果你只是想了解新闻事实,读一篇还不错的文章,那么机器人写出来的稿子完全可以满足你,但如果机器人写了一篇有关怀孕生产的喜悦与分享的故事,你就一定不会想读,能写作的机器可以模仿许多作家去写作,但机器人永远无法拥有这些作家的人格。”

一是“广度”局限。在大数据背景下,“新闻机器人”只是对现有的巨量数据进行分析、统计,根据模板生成新闻文本。一方面,它无法覆盖所有新闻报道领域,报道主题有限、层次偏低。喻国明等指出,“新闻机器人”的写作“主要集中于体育赛事、财经报道、突发事件等高数据密度、高信息透明度、低语境的新闻报道中。这类报道往往简单而程式化,属于新闻生产中层次较低的产品”。另一方面,它无法覆盖所有新闻报道体裁,只擅长简讯、快讯等消息类体裁的写作,对涉及人物情感、细节较多的新闻通讯,需要克服障碍进行深入采访的深度报道,以及需要作出价值判断的新闻评论等体裁,“新闻机器人”还鲜有涉猎。

模块化生产方式。粒子化生产模式奠定了模块化的基础,使得新闻在技术上和内容上都可以实现快速拼接。假设新闻模块的各个要素是真实信息,毕竟智媒的客观性远高于人类。然而离开了人类的专业性把关拼凑出的宏观世界是否真实,存在不可避免的隐患。

二是“深度”局限。新闻生产过程中的“采”与“写”几乎不分家,而“新闻机器人”的写作过程则缺失了采访这一环。与专业记者相比,“新闻机器人”缺乏现场感、缺乏灵感与顿悟、缺乏价值判断能力,无法对复杂的事实进行调查核实,难以驾驭解释性报道、批评性报道等需要深度解读的新闻体裁。特别是在“碎片化”阅读时代,用户还希望了解新闻事件背后深层次的背景与原因,这些工作的完成都需要有经验和阅历的记者来进行,仅仅靠“计算机程序”根本完成不了这些深层次的工作。鲁烨在《机器人记者在发酵》(《中国传媒科技》2015年3期)中曾这样直观地描述“新闻机器人”的局限:当美国体育联会要求“想办法让软件在队伍失利的情况下也能写出赞扬队员们表现的文章”时,机器人却无能为力,“写不出‘虽败犹荣’这样的话”。

之所以形成模块化的生产方式,源于智媒新闻内容生产延续了网络新闻制作的分层特点,网页的超链接使得新闻传播从形式上实现模块化,让用户在阅读过程中只接触部分模块。如果需要还原拼凑事实,必然受到用户的情绪、立场、偏见及媒介素养水平的干扰。模块的组成方式,需要用户的再加工。

模块化生产方式是新闻市场发展的大势所趋,它是双刃剑,既需要全民媒介素养的提升,又离不开主流媒体对信息的分辨、遴选、推送等舆论引导。

二、智媒新闻的叙事局限

人工智能的新闻生产的发展方向,一直以来都在模仿人的能力和情感。它在写作领域实现了写作消息、诗歌、小说等。但是新闻价值的判断能力依旧需要新闻的专业能力和专业经验。以大数据分析为技术指引,人工智能无法与人类在社交、情感以及专业经验方面的复杂思考进行新闻内容生产创作水平进行比较。那么智能新闻生产在叙事方面受到哪些局限呢?

新闻体裁的局限

新闻体裁分为新闻报道和新闻评论两大类,这两大类又可以细分为不少于十种体裁类型。从现有的智媒新闻生产来看,主要集中于消息体裁的生产。追溯其原因,消息的六要素适合碎片化的可还原性。虽然符合机器写作的瞬时时效和程式化需求,但是符合此类叙事体裁的新闻,往往以突发事件、动态新闻或体育类、财经类新闻为主,选题范围狭窄,局限性强。先进的新闻生产技术与新闻叙事体裁的单一之间产生矛盾,从而无法满足用户的需求,必然导致用户的体验无法持续提升。

不够温情的局限

智媒新闻叙事偏重时效和新闻六要素的有机罗列,对于新闻中人的发展以及故事的叙述缺乏感性的新闻语言表达。在信息的传播效果上缺失温情,久而久之,用户将出现审美疲劳,厌倦这种机械的叙事风格。

新闻评论的导向局限

智媒新闻生产叙述的“粒子化”和模块化,追求快速的新闻报道先行,有可能造成报道 评论的组合当中后续新闻评论的“真空”。而新闻评论的体裁特点,不会像报道那样直观、迅速地瞬时产生。如果新闻报道与新闻评论之间的时差过大,会使主流媒体丧失舆论引导的主动权。

三、智能新闻生产未来的走向——人脑 智能

图灵机器人④提出让计算机不仅仅完成信息处理而达到“智能”,通过对话达到理解人的“情感”。这是从信息时代向智能时代的迈进。尼葛洛庞帝把智能设备比作机器仆人、电子秘书,可见人工智能与人的差别在于高智能与高智商的区别。

计算机可以提升人对大数据的解读能力,对经验的归纳能力,对打破空间局限的搜索能力。智能新闻生产是对记者延伸,人机配合即人工智能成为人类记者的助手,是未来化解新闻内容生产叙事局限的趋势和方向。

新闻生产的分工

机器进入采访领域。人工智能的情商无法替代人类。在新闻采访的社交环节,人际交流的信息采集和采访,人脑对表情、动作、气氛等情绪因素的“心有灵犀”以及默契程度,其效果优于机器。可以将人类记者的情感温度融入新闻写作,提升新闻的故事性和内容生产的人文关怀。除此之外,在采访的其他环节,例如观察采访、非正常拍摄、危险拍摄等,可以由机器代替。目前美联社大胆启用智能机器与无人机相结合,采集传统记者无法采集的信息,延伸了人类的能力极限。

新闻生产流程的变革——从单一生产环节到智能流水线

新闻内容的智能化只进行替代人工的机械化生产,无法进行创造性生产,将智能生产与记者优势互补,促进新闻生产的效率提升。美联社与Wibbitz公司合作,研发出文字和图片生成视频技术。该技术是通过文字里的关键词,搜索到相关照片和视频,自动软件将素材生成类似幻灯片的“照片视频合集”。在此基础之上,编辑人员可以对图片视频进行再加工,加入字幕、增减素材或调整顺序。

2017年12月,新华社“媒体大脑”人工智能平台上线,我国首条MGC视频新闻发布。2018年11月MGC3.0版AI智能合成主播上岗,一条新闻视频从数据采集到生成,平均用时不到1分钟。新闻视频生产采、编、播、发的智能流水线逐步完善。傅丕毅⑤表示:“媒体大脑并不是要以人工智能取代记者,而是以技术帮助记者,提高效率,从而进行更多的创造性、思考性采访。”人脑 人工智能、技术 内容,新闻朝着更真、更快的方向发展。

新闻评论的PUGC模式发展趋势

新闻评论传统的PGC模式,在时效性上落后于智媒新闻报道的速度,容易产生舆论“真空”。未来新闻评论可以借助碎片化、层级化,实现PUGC模式的公民新闻评论导向化、精细化生产。

人的主角地位

智能新闻生产出现以来,人类记者从“谈人工智能色变”到理性接纳,是新闻记者认识并理解智媒的过程。智媒对于人类而言,是“助手”的角色,它将记者从繁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新闻工作者应更有信心控制和开发智媒新闻生产往更有价值的创造性方向发展。所以提升新闻工作者对智媒新闻生产的理解与驾驭能力,更能彰显人的主角地位。

注释:

①2009年10月11日,第一篇由机器人写作的新闻稿件出现,那是一篇关于棒球赛报道的新闻稿件,而创作者正是美国西北大学智能信息实验室研发的写作机器人。该报道的写作形式并不是单一的码字,而是通过机器人自动识别比赛过程中的重大事件进行编写。

②“鹅毛笔”:新闻杀手[N].国际金融报,2015-12-14.

③彭兰.移动化、智能化技术叙事下新闻生产的再定义[J].新闻记者,2016.

④图灵机器人是以语义技术为核心驱动力的人工智能公司,致力于“让机器理解世界”,产品服务包括机器人开放平台、机器人OS和场景方案。通过图灵机器人,开发者和厂商能够以高效的方式创建专属的聊天机器人、客服机器人、领域对话问答机器人、儿童/服务机器人等。

⑤傅丕毅是新华智云科技有限公司董事、CEO。

(作者单位:山东传媒职业学院)

(原文刊于《视听》2019年第2期)

作者简介

姓名:张瑒 工作单位: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网站注册发布于www.88807.com,转载请注明出处:与记者剧中人物转型,新闻机器人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