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是哪儿人,诸葛武侯的原籍是在怎么地点

是哪里人:刘备「三顾」孔明,君臣草庐对策,乃千古之佳话。那么 究竟是哪里人呢?此事究竟发生在南阳卧龙岗,或是襄樊古隆中,争论了1千多年,至今未能定论,任谁不论多么口大气粗也没法一口气吹掉存在争论这个客观事实,而气大伤身,自损健康则是一定的,殆者后悔晚矣。 其实,我的《略论诸葛亮<出师表>中所说的「南阳」即是宛》一文已经以最权威的证据,也就是诸葛亮本人在前后《出师表》中两次说到的「南阳」互证都是宛,绝对不是隆中。既然孔明躬耕在宛,刘备只能去宛城卧龙冈恭请卧龙先生,去隆中岂不南辕北辙? 然而考虑有网友质疑,刘备不可能「深入曹操统治区重镇宛城外三里的地方挖墙脚」,感到此问甚好,这一问促使我加强了对这个问题的学习、探索,经检索史料,阅读书籍,得出的结论仍然是:刘备此行只能是向北去宛,而不可能南下赴襄。我不厌其烦地做考证,不仅表明本人态度认真、行文负责,也从另一个角度印证了诸葛亮的确是躬耕在南阳卧龙岗,而非襄樊古隆中。 一、分析史料中的军事态势,从公元199年到208年7月,南阳不是曹操的势力范围 我的《南阳何时落入曹操手》,用详实的史料和细致的论证得出3个结论:一是从公元199年11月张绣率众投降曹操到208年秋7月前,这9年间包括宛城在内的南阳郡基本都在刘表手中,而不是曹操的势力范围。二是公元203年后,刘备的司令部设在新野,宛城周遭的防务和向更北的叶、博望的军事行动均由刘备负责。三是公元208年秋,宛城和襄阳几乎同时被曹操控制。 这就是说,在刘备「三顾」的公元207年,宛与隆中一样都不是曹操的势力范围,而是还在刘表手中。到了公元208年秋,宛城与襄阳是一个月上下相继落入曹操手中的。所谓的因「战乱」刘备不可能到宛的说法根本不能成立。 不妨再看一些史料: 建安六年夏四月,刘备被曹操打败后「走奔刘表」,「先主遣麋竺、孙干与刘表相闻,表自郊迎,以上宾礼待之,益其兵,使屯新野」(《三国志-先主传第二》)。刘表亲自到城郊相迎,待之以上宾,还为刘备补充了兵员,并让刘备驻扎在南阳郡的重镇新野。新野差不多在宛以南襄以北的中点上,与宛襄基本等距离相隔150多里路。此时的刘备实际上是出任了刘表的「南阳战区司令员」,包括宛城及其以北的防务和军事行动均由刘备负责,以作为对抗曹操的樊篱,拱卫刘表治所襄阳的安全。 《三国志-李典传》:「建安七年,刘表使刘备北侵,至叶。太祖遣典从夏侯惇拒之。备一旦烧屯去,惇率诸军追击之。典曰:『贼无故退,疑必有伏。南道狭窄,草木深,不可追也,』惇不听,与于禁追之,典留守。惇等果入贼伏里,战不利」。另,《三国志-先主传第二》:「拒夏侯惇、于禁等于博望。久之,先主设伏兵,一旦自烧屯伪遁,惇等追之,为伏兵所破」。陈寿的《三国志》以曹魏为正朔,故而用春秋笔法说刘备进军叶为「侵」,而点明「刘表使刘备」证明了刘备受刘表驱使节度。 从199年到208年间,曹刘之间的直接战事只有这一次,而发生地点在宛以北相距200多里近300里的叶,刘备诱敌深入,退到博望(今南阳方城县境内,距宛城仅60里左右)设伏,如果宛城不在刘备手中,刘军岂不是腹背受敌?由此也可看出,无论战前战后,宛城都在刘备的控制之下。 这一仗刘备大胜,曹操很不服气,到了第二年即203年秋,曹操为报复「博望之役」,一度打算进攻刘表。「建安八年,八月,公征刘表,军西平」(《三国志-武帝纪第一》。西平距许昌120里,距宛城300多里,在叶以东偏北方向100里上下,是豫州和南阳郡交界处,说明当时的南阳郡已全部被刘表控制了,曹军只能于西平一线集结。这一仗没打成,在辛毗和荀攸的劝说下,曹操权衡利弊,认为先打河北袁绍更重要,而且北方还有乌丸之患,用曹操自己的话说:「我攻吕布,表不为寇,官渡之役,不救袁绍,此自守之贼也,宜为后图」(《三国志-武帝纪第一》注引《魏书》)。曹操打南阳的计画往后放了,南阳自然仍在刘表手中,曹军的位置离宛城还远着呢! 我的证明是靠史料说话,反观某些专家们,他们是只说结论,不讲证据。例如,在所谓的《躬耕地问题的「权威」结论》中何兹全说:「刘备三顾草庐时曹操占据南阳已经七年刘备也不可能到曹操占领的南阳去三请诸葛亮。」他并未拿出任何论据支撑。 迄今为止,没见有人举出一条199年以后曹操及其属下占领或者治理宛的任何史料。谁不服,谁就拿出来,学术讨论,在证据和事实面前人人平等。 既然宛是刘备的防区,他率众赴宛是轻骑熟路,很正常,很平常。 二、刘表家族当时的复杂内斗和秦汉时期的典章制度,决定了刘备不可能轻进襄阳 刘表于初平元年领荆州牧,将治所移至襄阳(从190年到208年襄阳同时是荆州和南郡的治所共19年)。刘表这人,陈寿对其的评价是「外宽内忌,好谋无决,有才而不能用,闻善而不能纳」。对刘备,「表厚待之,然不能用」(《三国志-董二袁刘传第二》),原因是「惮其为人」《三国志-先主传第二》。凡此种种,刘备当然心知肚明,加之刘表晚年重病缠身,儿子们为争夺接班权内争外斗,情势复杂,刘备躲还来不及,不是召见,他是不可能贸然去襄阳一带的。就是应召赴请,他也戒心重重,襄阳至今流传的「马跃檀溪」的故事,并非空穴来风,可作旁证。这还是次要的。 最重要的问题是,按照秦汉时期著名军法「擅兴法」规定:率兵将领未经皇帝或上级主将的命令擅自发兵,或是将领擅自出界、离部,都要受到军法的严厉制裁。这种例子很多,《汉书.功臣表》载:「侯李寿坐为卫尉居守,擅出长安界,送海西侯至高桥……诛。」李寿乃京师宿卫军官,未经允许擅自离开长安城送客,依军法被处以死刑。寄人篱下的刘备自然懂得违反「擅兴法」的结果,他岂能亲率关张二将及众多随扈三次绕过襄阳向西南20多里跑到隆中去延请诸葛先生,就算不是找死,那也是找不痛快! 结论还是那句话:「三顾」之行只可北上南阳而岂能南下隆中?!

诸葛亮是哪里人:刘备“三顾”孔明,君臣草庐对策,乃千古之佳话。那么诸葛亮究竟是哪里人呢?此事究竟发生在南阳卧龙岗,或是襄樊古隆中,争论了1千多年,至今未能定论,任谁不论多么口大气粗也没法一口气吹掉存在争论这个客观事实,而气大伤身,自损健康则是一定的,殆者后悔晚矣。

诸葛亮祖籍为琅玡阳都,即现在的山东省沂水县南,后随父迁徙南阳。他生于公元181 年,也就是汉灵帝光和四年,死于公元234 年——蜀汉后主刘禅建兴十二年。他本是一个平民百姓,因其友徐庶在刘备面前竭力引荐,并且当时刘备正亟需招募贤才,颇为礼贤下士,三次亲自请他于南阳的“草庐”之中。后来他就成了刘备的得力助手,为刘备建立蜀汉政权立下了赫赫功劳。刘备称帝以后,他被拜为丞相,“草庐”也就随之而成了他的故居。
  但是,他的故居到底是在河南南阳还是湖北襄阳呢?人们对此一直争论不休。一说他的故居是在现今的河南南阳。1957年3 月19日《光明日报》曾发表了一张新华社记者拍摄的《刘备三顾茅庐处》的照片,并作了如下说明:“在河南省南阳西郊卧龙岗的诸葛亮古迹,相传刘备三请诸葛亮就在这个地方。”有人曾引用诸葛亮在《出师表》中的自述以及《三国志》的记载加以肯定。因为诸葛亮在《出师表》中说过:“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三国志。诸葛亮传》也说:“亮早孤,从父为袁术所署豫章太守……会汉朝更选,朱皓代玄,玄素与荆州牧刘表有旧,往依之。”从《三国志》的记载来看,可能是朱皓代诸葛亮父亲的兄弟诸葛玄之后,诸葛玄就往依荆州牧刘表了,而诸葛亮则留河南“躬耕于南阳”,这样,刘备的三顾茅庐,是在河南南阳无疑,也就是说,诸葛亮的故居当在河南南阳。方舆汇编的《古今图书集成》中有明代诗人叶秉敬的一首诗:“山横黛色枕平芜,树影萧疏汉月孤。地据贼臣窥九鼎,天留元老峙三都。出庐整顿千秋事,弹指髡钳两国奴。故自断鳌四撑极,何殊赤帝抚雄图。”不看标题,只要看了“出庐”二字,人们都知道它是称颂诸葛亮的,而如果看到了标题,还会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叶秉敬认为诸葛亮的草庐是在河南南阳的,因为,这首诗的诗名就是《卧龙岗》。
  唐代诗人汪遵曾作《南阳》绝句一首,是赞扬刘备不耻下顾、选用贤德之人的。全诗为:“陆困泥蟠未适从,岂妨耕稼隐高踪。若非先主垂三顾,谁识茅庐一卧龙。”虽然作者没有讲明他所说的南阳属于何地,但是从最后一句中的“卧龙”两字,可以推知他所说的当是河南南阳。
  有人则反对诸葛亮的故居是在河南南阳说,而认为诸葛亮的故居应在距河南南阳两百多里的湖北襄阳城西30华里的隆中山中。其理由如下:“南阳”在汉代是郡名,管辖20多个县,而今天的河南南阳在汉代为“宛”。南阳郡和南郡、襄阳郡在汉代是由荆州刺史部辖的,东汉末年,由刘表任刺史。这时,东汉政权业已动摇,由于刘表受到江汉一带大地主的支持和拥护,在地主军阀混战时就据有了南郡、襄阳郡,驻在襄阳,但他没有完全占有南阳郡。而此时宛城为袁术占据,袁术东走后,又为张济、张绣占据。到建安二年,张绣向曹操投降,宛城就成了曹操的势力范围。刘备是在
  建安六年奔依刘表的,他的三顾茅庐自然应在建安六年之后,可这时刘备和曹操已是面对面的敌人了,宛城对于刘备来说已成了敌境;而他却能够自由出入敌境郊区,从容三顾,是不合情理的。这是一。
  再据《三国志。诸葛亮传》,豫章是袁术的势力范围,在袁术生前,东汉朝廷是不能派官员到其势力范围来的。袁术死于建安四年,朱皓代诸葛玄及诸葛玄的往依刘表,当然是在建安四年之后,此时刘表驻在襄阳,他的势力范围又没有达到宛城,往依他的人是不会住到离襄阳200 多里的宛城的。
  这是二。
  又《汉晋春秋》记载说:“(诸葛)亮家于南阳之邓县,在襄阳城西二十里,号曰隆中。”这里的邓县不是今天河南的邓县,因为它在襄阳北面100 多里的地方,这个邓县的故城遗址在襄阳境汉水北岸10余里处。刘表当时虽然没有完全占据南阳郡,但其势力范围已伸展到了南阳郡的博望、新野一带,邓县更在其南,接近襄阳,在刘表的势力范围内。诸葛亮及其从父往依刘表后当是住在这里的。所以,诸葛亮的故居应在襄阳的隆中山中。这是观此二说,可以说是各有理由,但也各有偏差的。第一说的偏差在于没有顾到《汉晋春秋》的记载;而第二说则又丢开了卧龙岗这一与诸葛亮有着紧密联系的地点。还有,《三国志》中并未明确记载诸葛亮是否跟诸葛玄奔依刘表之事。
  因此真相如何,只能猜测。正因为这样,所以就各持一说,争论不休。究竟诸葛亮的故居,也就是刘备三顾的茅庐在哪里呢?直到如今也还难于断定,它还是一个需要继续寻觅底细的谜。
  (宁直)

其实,我的《略论诸葛亮<出师表>中所说的“南阳”即是宛》一文已经以最权威的证据,也就是诸葛亮本人在前后《出师表》中两次说到的“南阳”互证都是宛,绝对不是隆中。既然孔明躬耕在宛,刘备只能去宛城卧龙冈恭请卧龙先生,去隆中岂不南辕北辙?

然而考虑有网友质疑,刘备不可能“深入曹操统治区重镇宛城外三里的地方挖墙脚”,感到此问甚好,这一问促使我加强了对这个问题的学习、探索,经检索史料,阅读书籍,得出的结论仍然是:刘备此行只能是向北去宛,而不可能南下赴襄。我不厌其烦地做考证,不仅表明本人态度认真、行文负责,也从另一个角度印证了诸葛亮的确是躬耕在南阳卧龙岗,而非襄樊古隆中。

一、分析史料中的军事态势,从公元199年到208年7月,南阳不是曹操的势力范围

我的《南阳何时落入曹操手》,用详实的史料和细致的论证得出3个结论:一是从公元199年11月张绣率众投降曹操到208年秋7月前,这9年间包括宛城在内的南阳郡基本都在刘表手中,而不是曹操的势力范围。二是公元203年后,刘备的司令部设在新野,宛城周遭的防务和向更北的叶、博望的军事行动均由刘备负责。三是公元208年秋,宛城和襄阳几乎同时被曹操控制。

这就是说,在刘备“三顾”的公元207年,宛与隆中一样都不是曹操的势力范围,而是还在刘表手中。到了公元208年秋,宛城与襄阳是一个月上下相继落入曹操手中的。所谓的因“战乱”刘备不可能到宛的说法根本不能成立。

图片 1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网站注册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智者是哪儿人,诸葛武侯的原籍是在怎么地点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